投資信媒體 永遠難賺錢

2019-01-10 投資觀察 7050 ℃ 2 評論

他們炒股的原因是他們自認為掌握信息,而實際上他們掌握的只是噪音。

QQ截圖20190110162827.jpg

坤鵬論之前在《心理學早已統治股市!》中介紹過,短線炒股玩的基本就是心理,那些技術圖形就是背后交易者的心理曲線,那什么最能忽悠人心發生變化呢?

世界上離人類思想最近的是媒體,比如:圖書、報刊、電子媒體等,它們用文字符號承載著信息以及一些人的思想,將它們傳遞進更多人的大腦,從而實現影響更多人思想的作用。

而思想對于人類來說,就相當于一切行動的指揮官,它全憑自己的理解指揮身體做出這樣那樣的反應。

自古以來,牛逼的人都知道“上兵伐謀,攻心為上”,筆桿子解決的是認知問題,搶桿子解決的是執行問題,知行合一,但順序永遠是先知后行,有知才有行,筆桿子永遠指揮槍桿子。

既然信息直達人心,很多人便從信息下手,有意播撒信息毒藥。

普魯士軍事理論家卡爾·馮·克勞斯維茨在《戰爭論》這樣寫道:

更嚴重的情況是,當一條信息不斷支持、確認并且強化前一條時,使問題更加復雜,直到最后形成新的決定。這種決定很快就被證明是愚蠢的,所有的信息都在撒謊,引起錯覺。大多數信息都是起誤導作用的,是人類所害怕的謊言和假話的滋生地。

克勞斯維茨認為,絕大多數未加過濾的信息都是錯誤的。

而且在龐雜的信息中間,堅持自己原來的主見極端困難,同樣困難的還有,在新信息不斷涌來,我們的神經被不確定性完全破壞的條件下,很難看清形勢。

克勞斯維茨接著指出:

平民百姓很容易受影響,當需要采取行動時通常很難做出決定。他們發現情況不同于他們的預期——尤其是在受到他人影響時更加如此。即使那些已經制定出計劃的人,一旦看見出現新情況,也很快對自己以前的判斷產生懷疑。

如果坤鵬論不告訴你上面這兩段話出自《戰爭論》,就算拿到股市中,甚至是金融戰場上,也相當適用。

而且,坤鵬論可以負責任地說,媒體上許多信息都是錯的,只因為印成鉛字,或是被著名網站收錄,甚至是作者自己發布到公眾號、今日頭條、百家號,而讓普通老百姓有了正式感,先不管對錯,就已經產生了相信。

正像坤鵬論以前所說的《韭菜死于輕信》。

為什么媒體總是錯呢?

近來,坤鵬論寫一篇文章很費時耗力,就是因為在得到一個信息后,必須查更多出處,以證實其準確性,后來很無奈的是,似乎只有正式出版的圖書才有靠譜答案,這也是用“似乎”給其加上限制,還不能100%肯定,當然多本書交叉驗證是少不了的步驟。

所以,我們要承認,許多信息和文章的錯是以訛傳訛的錯,隨手拿來就用,何必費力探究真相,這是其一。

其二,別有用心者有意為之,他們就是要動用筆桿子的力量荼毒人們的思想,使他們做出錯誤的行動,為己所用。

其三,按照悶聲發大財這一人生哲理,真正賺錢、賺大錢的時候都是這里黎明靜悄悄,媒體不管從自身嚴謹性的考慮,還是信息獲取速度,都很難在第一時間進行報道。

其四,之前坤鵬論曾多次提到,判斷正確與否直接源于人的認知水平以及認知的廣度,但隨著知識被嚴格分工后,大量專家一輩子鉆進了一個領域的牛角尖,就如同終生關進一間狹窄的小黑屋,雖然兢兢業業,殫精竭力,但很難獲得常識大成。也正因為如此,他們總是也只能用單一的知識去解釋復雜的現實問題,即使無法自圓其說,也要牽強附會,不敢也不曾想越自己專精領域雷池一步。

其五,這也是媒體之錯的最主要原因,源于人類對因果的執念,對于能解答為什么的解惑者的盲目崇拜。

為什么媒體總會錯,因為它們總是希望通過告訴人們為什么來顯示其權威和預見性。

所以,專家的權威評論只要做到有理有據才能讓人信服,媒體的深度報道更是要探究到事件背后的因果才令讀者折服。

比如:股市上漲,股市跌落,這究竟是為什么?

媒體邀請了大量所謂的權威評論家來試圖闡述這一其實根本不可解釋的現象。

有時,他們的解釋甚至風馬牛不相及,但因為權威和媒體雙重光環加持,有人,而且是很多人會信。

人類天性就是偏愛尋找“為什么”背后明確的一二三四五,甚至固執地認為,這個世界上有果就要有因,有因就會有果,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因果關系。

但是,如果你一定要為所有事情都安上因果關系,那么必將陷入無窮無盡的麻煩中,因為你一旦開始追尋事物的原因和結果,就將構筑起一整條因果鏈,它將證明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將是一系列的原因的最終結果,并一直把這一因果鏈追溯到生命的起源。

英國哲學家大衛·休謨在其《人性論》中表示,因果關系只是一廂情愿,其實我們無法預知未來,他甚至斷言外在世界與因果關系都不可信,所謂的因果關系,只是信念而已。

賭場里的好手氣、籃球賽的投籃高手、躲過洪水的廟宇以及著名的幸存者偏差等,這些都是人類偏執尋找因果的典型案例。

許多人,甚至不少專家特別偏愛去發掘以上事情背后的原因,比如:計算成功率,計算成功次數,然后再去找出意義,他們卻忽略了賭博失敗的次數,忽略了籃球沒能投進籃筐的次數,忽略了所有被洪水盲目吞沒的住宅。

二戰時,倫敦人注意到德國飛機的轟炸襲擊總是漏掉某些街區,于是他們認為德國間諜應該就住在這些沒被炸的大樓群里,而事實上,人家根本就沒住在里面。之前坤鵬論介紹過的心理學家丹尼爾·卡尼曼和阿莫斯·特沃斯基后來分析證明:德國人的轟炸模式其實是隨機的。

我們不得不承認,現實中,大量的混亂、無序和任意的偶然性始終存在,支配著人類的生活,這就是數學要解決的混沌。

到這里,坤鵬論發現自己也經常掉進固執尋找“為什么”的坑里,慚愧,慚愧!

現實中,許多投資者堅定地將媒體視為自己的知心朋友,他們對于媒體上的文章和專家評論篤信不疑,將他們的話視為自己股市操作的指南。

但是,正像安德烈·科斯托拉尼所說:

媒體則繼續散播這種“股市智能”,這么一來,報道及評論給出的消息完全是一團混亂,往往是股價變動之后,他們才急忙找出其中的原因,然后再放個馬后炮。

今天有人說,股市行情會下跌,是因為失業率下降,失業下降造成通貨膨脹,導致利息升高。過幾天,大家反過來又擔心失業率攀升會成為經濟衰退的征候,出現較高的貿易赤字。同樣的消息,可以一下把它解釋為利多,一下又將其視為負面消息……

有人曾專門統計了歷史上媒體在股市中發揮的“偉大功績”,你會發現,媒體和專家簡直就是一群烏鴉嘴。

1937年8月14日,美國的報紙中登載了一些令人振奮的信息,而這些信息都在表明,經濟形勢非常美好:

債務是自191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預期秋季經濟會進一步增長。

由于商業活動增加,預期信貸需求會進一步增長。

經濟蕭條最終結束。

建筑業創新高。

加拿大的工業產量一年增長20%。

據報道,主要商店銷售額上升。

人造絲產量創歷史新高。

鋼產量1月增長9%。

利好消息一連串,結果呢?

第二天,股市開始下跌,七個月后,股市下跌一半。

1979年8月13日,美國《商業周刊》封面大標題是“證券市場之死——通貨膨脹是如何毀滅股市的”,但是,就在隨后的兩年,股市震蕩筑底,從1982年開始上漲,漲幅高達300%。

1984年5月28日,《商業周刊》的頭版頭條是“國債市場的麻煩”,雜志中間的深度評論文章總結道:“投資者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手中的國債價格進一步下跌,別無他法,這給本來就已經很緊張的國債市場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該文章刊登不久,美國國債價格立刻開始了強烈攀升。

而就在7天前的《商業周刊》中,有文章標題是“公用事業股票過時了嗎?”,明確不看好這類股票。

結果19天后,道瓊斯公用指數見底回升。

1984年10月8日,《商業周刊》雜志封面是火箭驅動的美元,大標題相當意味深長——超級美元,副標題繼續強化道:“它將改變整個世界——并將持續十年”。

五個月后,美元見頂,開始了它歷史上下跌最快、持續最久的熊市之一。

1984年12月17日,《商業周刊》頭版“采礦業之死”,這時卻正好是買進采礦類股票的絕好時機。

1987年,就在全球牛市見頂之前,《商業周刊》的態度來了個大轉彎,7月6日的雜志封面文章為“股票仍然是投資首選”,其中第40頁一篇文章的標題是“投資者的好時光,1987年意味低通脹、穩定的利率和許多賺錢的機會”,第43頁的標題則為“什么推動股市上漲?收益大增”,該文章的結論是:

盡管市場價值水平處于相對高位,但是沒有理由賣出。高價位是牛市的特有標志,一個低通脹、高成長的經濟可以確保股市長期走牛。

七個星期后,市場開通下跌,并在10月創下有史以來最大跌幅。

在1990年日本股市崩盤前夕,同樣也出現了類似情況。

1989年12月25日出版的《商業周刊》有篇文章標題是“日本投資者認為黃金時期還沒有到來”,這篇文章引用了三位專家的意見,第一位是野村證券的主席,他認為“可能還會有一些波動,但總的趨勢是上升。”第二位是巴林證券的專家,他表示日益增加的并購活動將繼續推動股市上撥,第三位是第一互惠人壽保險公司的一位助理投資經理,他宣稱:“股市正準備再上臺階。”

但是,就四天后,日本股市見頂,并于1990年2月崩盤。

2000年2月14日出版的《商業周刊》是最煽動人心的一期,它的封面用彩色美元組成的大字——THE BOOM(繁榮),文章的開頭這樣寫道:

一個值得慶賀的時刻,這個月我們看到了美國歷史上持續最久的經濟增長,這種繁榮創造了數百萬個工作崗位和股東,它同時還恢復了公眾的信心,為更多的人創造了實現他們美國夢想的機會。我們將在“繁榮如何塑造美國經濟”中講述這個故事。

這篇文章的結尾是:

經濟更有效率,更充滿活力,美國人民也是如此。這個國家將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樣子。

但緊接而來的崩盤是那么波瀾壯觀,美國股市,以及全世界其他許多國家的股市,在幾個星期后見頂,隨后的全球范圍的大熊市標志著全球經濟繁榮的終結。

當然,如果媒體用小號字體、溫柔地指出市場正處于上升(或下跌)趨勢,那也不用緊張,但是,當有那么一天,我們在報刊上猛然看到市場上升趨勢“將持續幾年”,或者在某個股票已經漲了很多的時候還有人鼓吹它是“很好的投資對象”時,真正的危險即將來臨。

另一方面,當媒體在警示“現在買進純粹是投機”時,往往接近最佳買進的機會。

因為媒體中經常會有分析師的建議,坤鵬論介紹一下如何聽懂他們的黑話,比如對于買進這個詞的表達:

當他們說強力買進時,他們說的是實話——他們真誠地希望你買進。

簡單地說買進,隱含的另一方面的意思是,你或許應該考慮一下再買,或者干脆不買。

持倉或觀望,并不是說要你持倉或觀望,其真正含義是賣出,或者至少也應該賣一部分。

賣出或減倉,當然是絕對的否定態度。

2001年,巴伯、李海維、麥克尼科爾斯和特魯曼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股評家和虧損:重新評價分析師的股票推薦收益》,其結論是:除非遇到買啥都賺的大牛市,金融分析師才能成神外,其他時間,他們的推薦相當平庸,甚至大概率低于大盤,而到了熊市,他們甚至就全都現了原形,聽他們會生不如死。

所以,金融分析師這個群體,有一個算一個,都不太可能正確預測熊市的來臨。

作為資本市場重要的信息中介,媒體是投資者獲取信息的重要渠道之一,所以學術界也沒有放過媒體,國內外不少專家學者都對媒體在股市中角色和作者進行了研究。

坤鵬論大致看了一下,主要成果如下:

媒體效應:未被媒體報道的股票收益率要高于媒體關注高的股票,這主要是存在著風險溢價補償,也就是媒體報道少,可以更到的信息就少,透明度低,自然投資這些股票的風險會大,需要用更高的溢價彌補信息風險。

投資者認知假說:投資者對不同股票所擁有的信息不相同,他們只會投資于自己了解的股票。在其他條件相等的情況下,如果某家公司能夠被更多的投資者認識,會減少因“鮮為人知”而造成的“成本影子”,從而降低投資者的預期收益,提高公司股票的市場價值。

過度關注弱勢假說:投資者對投資的判斷源于注意力隨時間變化而不斷變化,甚至注意力的轉變會導致資本市場的崩盤。

因為注意力是稀缺資源,所以,媒體過度關注會導致投資者對媒體信息反應過度,使股價在短期內被高估。

有限注意:由于我們生活在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 海量信息消耗了人們大量注意力,造成人們注意力的貧窮,注意力逐漸成為一種稀缺資源。

專家研究發現,面對海量投資機會,投資者的交易傾向集中于信息容易獲得的股票上,注意力吸引可以用股票的新聞報道來替代,可見,媒體報道作為信息的載體,起到了吸引注意力和配置注意力的作用。

媒體報道很容易通過配置投資者的注意力影響其關注程度,從而改變人們的信念和意愿,使得投資者在做決策時出現系統性偏差,這種認知偏差,將產生共鳴效果,引發投資者的趨同行為并產生羊群效應,最終反饋到市場對股價的定價機制。

所以,注意力是媒體報道對股價影響后個內在邏輯。

投資者情緒:媒體通過傳播信息,吸引注意使投資者對外部信息進行識別、認知、評價過程中出現偏差,導致投資者作出投資行為時,忽略了基本面信息,賦予情緒相當大的權重,這些因心理偏差而導致的情緒彼此作用會對投資者行為產生影響,導致投資者行為出現過度反應的傾向,特別是當該情緒有相當大的社會性時,人們的行為在社會互動機制下趨于一致,進而在相當程度上加劇股市震蕩,催化市場異象,降低投資效率。

總的來說,坤鵬論認為,媒體不管是主觀的,還是客觀的,很難保持少出錯。而且股市本身就是有賺就有賠,媒體上說了,自然看到的人就會多,按照群體心理的特征,在對未來無法確定的時候,人們喜歡合群,愿意相信專家和別人,從而造成集體發瘋,這完全違背了人生大哲學——悶聲發大財。

市場有一筆買進,就有同樣大小的賣出,如果大部分人買進,則平均來說賣出者就是比買進者更大的主力。如果90%的人看多,那么10%看空的力量就10倍于看多的平均值。如果95%看多,空方的力量就20倍于多方。換句話說,絕大部分人看多,表明經典的派發過程接近尾聲,市場即將反轉。

到這里,我們應該更加深刻地理解,為什么巴菲特等投資大師,一再強調獨立思考的原因了吧。

真的,信媒體的指導投資,很難賺錢。


猜你喜歡

已有2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歡迎 發表評論:

網站分類
?   2019年6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最近發表
站點信息
  • 文章總數:142
  • 頁面總數:0
  • 分類總數:4
  • 標簽總數:0
  • 評論總數:36
  • 瀏覽總數:968674
最新留言
友情鏈接
有樂賺
96期三肖中特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