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所以被騙 是因為他們自以為什么都懂

有樂賺 2018-09-20 投資觀察 7388 ℃ 0 評論

沒有知識的人總愛議論別人的無知,知識豐富的人卻時時發現自己的無知。

       ——笛卡爾

666.jpg

之前坤鵬論曾說過,當代經濟學并不靠譜,有個笑話說,經濟學家成功預言了過去六次經濟危機中的七次,每次還都是不同的人做出的。

可以說,近些年在股票、基金、P2P、貸款、現金貸等各種金融實踐中,國人的經濟和金融素養較以前有了突飛猛進的成長,要不怎么說,實踐出真知,實踐才是檢查真理的唯一方法,教訓只有花了自己的真金白銀,才能真正成為教訓。

不過,可惜的是,人是健忘的生物,好了傷疤忘了疼,再配合上貪婪的本性,只要沾上錢,總也長不出記性。

什么龐氏騙局、傳銷詐騙都有著悠久的歷史,一個誕生于1919年,后者的前身直銷萌芽和發展在1927年~1945年,離現在都快100年的歷史了,按說聰明的人類早就應該對它們心知肚明,嗤之以鼻,但沒想到的是,這樣老套的騙局騙了一茬又一茬,蒙了一代又一代。

坤鵬論特意研究了一下龐氏騙局和直銷的背景,發現它們出現的時間點都不是什么好年景,1920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的首次經濟危機,接著就是美國金融瘋狂大發展的10年,而1927年~1945年是迄今最猛烈的全球經濟危機和第二次世界大戰。

所以,基本可以總結歸納出金融相關的大騙局往往會伴隨著金融猖獗而生,傳銷類的騙局則與經濟危機脫不開關系,兩者利用的都是在這兩種大局勢下,人們的焦慮以及一夜暴富、速成人上人的焦灼,上當受騙的人群特征基本符合:

對生存現狀焦慮,期待財富或社會地位迅速成長;

缺乏自主判斷力或者主動放棄自主判斷力;

絕大多數韭菜希望成為韭菜收割者。

我們可以借此對照一下這些年的P2P、金融騙局、微商、傳銷詐騙,看是不是符合上面的規律和特征。

坤鵬論發現,被收割得很慘的大多數并不像我們想象的是底層,或是學歷不夠高。

其實這個也不難理解,經濟拮據,沒什么存款的窮人根本就沒有當韭菜的資格,反而是那些有點錢,卻沒有大錢的人才是最好的韭菜苗子,而他們的學歷往往并不太低,要不然怎么能成中產呢。

在以往的案例中,我們沒少見到大學教授這么頂尖的高知分子,也屢屢上當受騙,為什么?在坤鵬論看來,教授都是專精一門的高手高高手,偏偏因為專精了一門,對其他學科,甚至社會的人情事故、復雜程度卻懵懵懂懂,就像物理學教授,不一定比北京出租車司機更懂經濟和金融。

所以,有段時間,騙子中曾流傳著一個經驗,教授可以優先考慮,有錢又好騙,看來,被騙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和聰明不聰明、學歷高不高無關。

有句話說得好,認知決定財富,這個世界上不怕沒認知,最怕的是認知處在半瓶子醋咣當似懂非懂的狀態,這個時候,人最容易自信,這種自信可以劃歸盲目的范疇,正像史蒂芬·霍金所說,知識的敵人不是無知,而是已經掌握知識的幻覺。

特別是那些本來就有不錯知識背景的人,很容易地會自以為掌握了規律、訣竅、內幕,于是豁出全副身家去搏財務自由,結果呢?99%的人財務真的Free了,錢財都成全了別人的財務自由,自己卻變成了兩袖清風,身無長物,了無牽掛,徹底回歸到赤條條這種最原始、最自由的狀態。

坤鵬論認為,認知是分層次的:

第一層是不懂就是不懂;

第二層是懂了一些,以為自己很懂;

第三層則是懂了很多,反而覺得自己不懂得太多。

所以,蘇格拉底說,認識自己的無知就是最大的智慧。

于是,我們發現,現實中許多牛人都特別謙虛隨和,平易近人,并且都有著一股活到老學到老的勁頭。

比如:巴菲特不管多忙,每天都會抽出至少兩個小時閱讀各種新聞、財報和書籍,他的合伙人查理·芒格曾經評價過:

“我這輩子遇到的來自各行各業的聰明人,沒有一個不每天閱讀的——沒有,一個都沒有。而沃倫讀書之多,可能會讓你感到吃驚,他是一本長了兩條腿的書。”

金融大鱷索羅斯同樣每天閱讀大量圖書報刊,而且他的涉獵極廣,哲學、經濟學、文學、量子力學……無一不包,而且他還堅持寫投資記錄,相當于把自知自省文字化,令人佩服!

坤鵬論一直特別推崇兩個學習要訣:

第一是每天堅持讀書,即使是只有5頁,你就能打敗中國90%的人,如果是10頁,一年就比別人多讀了3650頁;

第二就是把學到的東西寫下來,最好用自己的話寫出來,并加上自己的理解,還能舉一反三。

坤鵬論一直認為,完整的學習過程應該是聽讀寫說,聽和讀兩者皆可,寫很重要,寫之后,還要用自己的話說出來,甚至是教給別人,這叫“可教”。

繼續回到今天的話題。

認知的第二層就是剛才說的半瓶子醋,這個世界上無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無知而不自知,所以,他們是各類騙子最喜歡的人群。

就像索羅斯曾說過的,人之所以犯錯誤,不是因為他們不懂,而是因為他們自以為什么都懂。

處在第二層,除了容易被騙外,還是三個層次中最容易焦慮的,第一層不知為不知,也就沒有了這樣的煩惱,第三層明白了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事是講規律的,人力不可違,只有順其自然,順勢而為。

人相比其他動物,會有一定的預見能力,這種能力隨著智力水平、接收到的信息的提升而提升,第二層的焦慮其實就來自于這樣的預見能力,但因為水平不夠,他們預見到的全是黎明前的黑暗,根本無法看到更遠方的太陽正在冉冉升起,所以這一層的人還特別容易得抑郁癥,人最怕看不到未來,沒有未來的灰暗人生最容易把人逼出精神病來。

當然,讓第二層狂妄自大、無知無畏的還有幫兇,那就是一些善于通俗易懂的所謂經濟學專家,有人為他們“新開”了一個經濟學科——“道理經濟學”,這個學科的最大特點就是一講就懂,一看就明白。

這幾年,他們吃香喝辣,頻頻出書,四處演講辦培訓班,但坤鵬論認為,他們最大的問題出在屁股,坐在哪里就為哪里搖旗吶喊,歌功頌德,他們深諳語言與邏輯可以被操縱,同樣的事可以正著也能反著解讀,反正人類是健忘的,吃瓜群眾一直在吃瓜,很少會去翻舊賬,去驗證這些專家到底說過多少是正確的,多少是錯誤的,而且經濟學至今都不算是個嚴謹的科學,只要有一次猜對,就全盤皆贏,被奉為大師,誰也不管之前他曾錯過999次。

所以,你會發現,有些聰明人會N多年堅持自己的說法從不悔改,因為他們太明白了,錯不怕,只要有對的時候,收獲絕對空前。

典型的案例就是那些十多年如一日一直唱衰房價的專家。

道理經濟學專家往往也是嘴里嘴外,經濟學術語、各種數據不斷,但如果仔細一一反問分析,你就會發現,其實什么也沒講透。

就是在這些專家的多年熏陶下,老百姓對于一些經濟學名詞術語耳熟能詳,最后也就變成了見怪不怪,比如:GDP,人們看慣了它的增長,實際到底是什么,絕大多數人是糊涂的。

老百姓、企業家、甚至是官員都慢慢地陷入到了一種誤區,模模糊糊地了解經濟,稀里糊涂地理解經濟,最終形成了很多不正確的認識,以為自己很明白,其實是離真相更遠了。

有句話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實這是一種幻想,“群眾是很容易糊涂的”才是真理,搞經濟或者搞民主得先明白這個道理。

索羅斯明確說過,“世界經濟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謊言的連續劇,要獲得財富,做法就是認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眾認識之前退出游戲。”

這句話說明了經濟充斥著假象和謊言,即使有人提醒,公眾依然不斷攜財而入,你說群眾到底是雪亮還是糊涂呢?

所以,要想晉升到第三層,要想能夠在假象被公眾認識之前退出游戲,還得孜孜不倦地學習。

坤鵬論認為,當你到達第二層,開始變得自信,甚至驕傲時,就該提醒自己,抱著一顆“初心”從經濟學的最底層開始,像昨天的《10分鐘搞懂M0M1M2 把中國的錢算清楚》,先把經常出現的名詞了解透徹,對于經濟數據經濟現象,要刨根問底弄到完全明白,這樣才能逐步建立可靠的邏輯根基。

完全弄明白的東西多了,就能做一些可靠的基本推理了。

接著,一定要清楚地知道哪些東西自己是不明白的,或者別人也不明白的,根本就是忽悠,這樣就可以避免沒有邏輯基礎的推理。

最后,要相信實踐,對理論的基本態度是懷疑,這也是《經濟學家集體汗顏 人家居然用哲學玩成了金融巨鱷》中提到的波普爾哲學,索羅斯靠它摸索出了自己的非均衡“反射性理論”。

這樣的話,你就會有較為嚴謹可靠的推理基礎,讓自己的推斷離正確更近些。

否則,人們很容易被自己看到的表象所迷惑,再沒有扎實的理論根基做支撐,那做出的判斷往往離題萬里,充斥著謬誤,加上與生俱來的貪婪與恐懼,不是成為別人的韭菜,就是隨波逐流,但這個世界上隨大流永遠是賺不到大錢的,更大概率會成為炮灰藥渣。

投資的兩大障礙就是貪婪和恐懼,唯有高超的認知能降伏!


本文TAG: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來添加一個吧(●'?'●)

歡迎 發表評論:

96期三肖中特免费公开